中国通信业:3G时代追赶,4G并驾齐驱寻突破,5G质变
双击滚屏 发表日期:2019-01-07   阅读次数:653    字体[        ]

电信行 业里的人大多用“2G跟随、3G突破和4G同步”来形容 我国的移动通信建设状况。从2G时代欠缺核心技术,到3G提出自己的标准,再到4G产业链不断成熟,从5G开始,我国提出要“引领”5G,这也意 味着我国的通信行业发展进入一个关键的节点。

从无到有,从TD-SCDMA开始的 标准制定和产业链的发展成熟,背后推 动的力量不仅是市场,最主要 的还是对于国家利益的衡量。“自主可 控一直是在整个中国ICT产业发 展过程中比较主线的思想。特别在通讯标准方面,社会各 界仍然希望能够使用本国主导的标准,减少对 于国外企业的专利授权的依赖,降低成本,增加安全性。”工信部 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于佳宁这样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说道。

标准与产业链之争

1998年6月,邮电部 电信技术研究院向 ITU(国际电信联盟)提交了 自己的第三代移动通信建议标准 TD-SCDMA。这也被 认为是我国掌握通信业自主核心技术的开始。

据从业20年的设备商王良(化名)回忆,由于2G时期中 国缺乏核心技术而导致成本的提升,行业花 了很多的钱去买国外的设备。

“超一流的企业,或者说最好的企业,会去寻求做标准,希望能 够有更多的话语权,这样的 话可以对这个行业有更大的影响力。”电信分析师付亮说道。

也有观点认为,通过自主创新的3G标准的推出,也让企 业更加熟悉如何去参与国际标准的制定。

到4G标准制定时,竞争全球4G标准的包括中国的TD-LTE、欧洲的LTE-FDD,美国的UMB和wimax。但后两者相继失败,中国成 功与欧洲合作推动LTE成为国际标准。

在2018乌镇世 界互联网大会上,由中国 网络空间研究院编著的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》蓝皮书发布,其中数据显示,中国光 纤用户占比居世界首位,全国4G基站总规模超过340万个,4G用户数达11.1亿户,4G用户渗 透率进入全球前五。5G研发进 入全球领先梯队。

具体来看,11.1亿户的4G用户占到全球4G用户的约四分之一。如此庞大的4G用户,在4G向5G衍进时,为我国 的通信企业争夺5G话语权 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2016年11月3GPP在美国召开会议,将要决定5G在eMBB场景短码编码方案,其中,提出了3种方案: Turbo2.0、Polar Code、LDPC,分别是由法国、中国、美国主推的编码方案。此前,已经确 定了高通主导提出的LDPC 为 5G eMBB场景的 数据信道长码编码方案。此次投 票引发国内舆论关注,最后华为polar成为短码编码方案,这标志 着中国通信厂商在5G时代有 了更高的话语权。

但5G的标准 目前还未完全落地。标准据公开资料,2017年12月已经 完成非独立组网5G标准;2018年6月,完成独立组网的5G标准;2019年12月,将完成满足ITU全部要求的完整的5G标准。届时,整个5G组网方 案将会全部确定,各种终 端设备才能陆续大规模商用。

由此可见,标准的 制定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发展起到关键的指引作用。回顾3G时代TD-SCDMA产业链的发展历程,更容易 让人理解这种作用。

付亮表示,3G的另外两个标准CDMA2000和WCDMA都在全球规模商用,而TD-SCDMA,最终只 是我国的一个运营商采用。“中国移动是最积极推3G的运营商。但这东西他一个在玩。就是你 没有说谁要漫游到中国移动的网络上去。”付亮说道。

TD-SCDMA不仅是 一个标准的提出,更是中 国建立起一个独立的通信产业链。而自主 可控的代价便是,一切都 要靠自己从头开始。中国移 动被赋予了这一使命性的任务。在整个产业链中,运营商 作为采购方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设备商的生产方向。付亮告诉记者,虽然设 备商在最初并不积极,但是由 于中国移动所代表的庞大的用户及市场,使其不 得不推动这一标准制式的商业化。

一位业 内人士告诉记者,形成这 一产业链可以帮助更多的国内企业,获得到 更多关于专利方面的价码。TD-SCDMA标准背后的中国市场,让摩托罗拉、三星等 外资企业都要去做基于TD-SCDMA制式的手机,而如果 其中某些专利属于华为,那这些 国外厂家就需要获得华为的授权,这样华 为和其他的公司谈判时能够获得一个比较有利的地位。此外,在TD-SCDMA标准的保护下,有利于 国产手机减少专利费的花费,并且趁机争夺市场。

“那个时 候肯定是缺乏终端的,是中国 移动在用自己巨大的市场来拉动TD-SCDMA这个产业。”上述华 为内部人士说道。他告诉记者,虽然最终TD-SCDMA的体验 并没有真正做好,但价值 是让大家对于中国通信业有能力去拉动一个标准有信心了。

“如果说 当时没有下决心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TD-SCDMA技术的话,或者没 有很大的魄力推动中国移动使用TD标准的话,那实际上到今天,我国企业是不会有在4G和5G时代比 较领先的产业地位,也很难 有在国际标准领域较强的话语权。TD-SCDMA如果仅在3G时代看,可能确 实没有预期那么大效果,但是如 果从整个我国信息通信技术发展史来看,意义非常重大。”于佳宁说道。

全行业的新突破

在我国将获得更多的5G话语权的背景下,通信设 备商们目前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占领市场的行动。

“不管是从主设备,还是传 输设备以及配套的元器件等厂商,中国企 业的整个份额不停地往上走。”王良说道。

2018年12月19日, Dell’Oro Group发布2018年前三 季度的市场调研报告,其中表示,全球前 五大电信设备厂商排名分别为:华为、诺基亚、爱立信、思科和中兴通讯,这5家公司 合计占全球服务提供商设备市场收入的75%左右,而其中 仅华为便占据了28%的份额。华为的 电信设备收入几乎与诺基亚和爱立信的总和相当。

工信部 副部长陈肇雄在2018年3月份对媒体表示,我国5G整体研 发水平位居全球第一梯队,处于引领5G发展的关键时间窗口。在技术成熟之前,开始发掘5G创新应用,是因为5G对不少 产业都有变革意义,场景开发如果跟不上,很多产 业的发展都会慢别人一拍。

对于运营商来说,提供流 量的基础设施服务的同时,也在积 极寻求新的商业模式。

“5G的网络应该说跟4G不完全相同,虽然说 我们仍然以个人用户为主,但可能5G我们普 遍看好的是行业。”2018年11月,中国电 信副总经理刘桂清在GSMA北京创 新论坛上这样说道。

付亮告诉记者,5G的主要 使用场景可分为两类,一类属于大众的应用,更多带 宽的网络能够支持用户看高清影视、更顺畅地游戏。另一类则是解决3G、4G时期难 以解决的智能设备连接问题,如自动驾驶、智能家居、工业机 器人智能管理等。

此外,一些业 内人士也认为在云服务方面,运营商大有可为。虽然BAT在云计 算方面有一定的技术优势,但一位 通信业从业人员告诉记者,很多企业对BAT有一些顾忌,对于这些企业来说,也许在业务上和BAT有所冲突,所以有所顾忌,而使用 运营商的云服务就不会有太多的冲突,因为运 营商比较偏向于做“管道”。

运营商 的盈利空间比较受限,即使发展到5G,能够在 一段时间里获得不错的收益,但是随 之而来的是可能会出现与4G时代同样的问题,资费价格下降,盈利能力不足。

“在我们谈5G网络的时候,我们在 进行各种技术实验室的研究的同时,同时我 们也应该参与商业模式的实验。”宽带资 本董事长田溯宁在GSMA北京创新论坛说道。

对于整 个电信行业来说,王良表示,目前的 问题在于一些核心科技,特别是涉及射频、芯片等核心技术方面,中国企 业还有比较大的差距。“实际上我们的成功,或者说行业的成功,实际上 更多地在应用层上面的成功。”他说道。

“归根结底,最核心 的是一个国家基础科学的能力。包括整 个国家对于基础科学的态度,如何去 组织和评价基础科学、基础科学的从业人员。”王良说道。



  联系电话
    18144803821 
友情链接:    彩讯彩票app   众联彩票  众联彩票---首页欢迎你   pk拾预测网站_pk拾手机计划网页版_pk拾全天计划两期   汇旺彩票---首页欢迎你